歡迎光臨新華書店!
當前位置: 首頁 > 圖書.音像 > 文學 > 三體Ⅲ/死神永生(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三體Ⅲ/死神永生(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作者:劉慈欣

商品編號:9787229030933

出版日期:2010-11-01

商品品牌:重慶

商品重量:800克

商品庫存: 有貨

市場價: ¥38元

新華價: ¥28.5元

支付: 網銀支付 支付寶支付

物流:華南1-2天送達,華東華中2-3天送達,其他3-4天送達,以實際物流為準

服務:由新華書店 發貨,100%正品 7天無因退貨 30天質保退換

購買數量:

商品總價:

分享到:
更多

相關產品

三體(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17.3元
三體(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三體2/黑暗森林(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24元
三體2/黑暗森林(劉慈欣代表作,亞洲首部雨果獎獲獎作品!)

瀏覽記錄

  • 商品介紹
  • 規格參數
  • 售后保障
  • 買家評價(0)

編輯推薦
本書是“中國當代科幻第一人”劉慈欣“三體”系列科幻的第三部,它延續了《三體1》和《三體2》“星球戰爭”的故事,講述人類在阻止三體世界占領地球、毀滅人類文明的侵略后所發生的故事。人類文明還將受到哪些威脅?人類能否拯救自己?人類在宇宙星球戰爭中還將書寫哪些傳奇?這都是本書中的內容。


內容推薦
與三體文明的戰爭使人類第一次看到了宇宙黑暗的真相,地球文明像一個恐懼的孩子,熄滅了尋友的篝火,在暗夜中發抖。
自以為歷經滄桑,其實剛剛蹣跚學步;自以為悟出了生存競爭的秘密,其實還遠沒有競爭的資格。
使兩個文明命懸一線的黑暗森林打擊,不過是宇宙戰場上的一個微不足道的插曲,一個在戰場上亂跑的無知孩童被塹壕中的狙擊手射殺,僅此而已。
真正的星際戰爭沒人見過,也不可能見到。因為戰爭的方式和武器已經遠超出人類的想象,目睹戰場之日,就是滅亡之時。
人類沒有想到,面對這巨大的存在,從社會學的結論,卻可以推導出宇宙學的結果。
宇宙的田園時代已經遠去,那時,萬物的終極之美曾曇花一現,現在已經變成任何大腦和智慧體都無法做出的夢,變成游吟詩人飄渺的殘歌;宇宙的物競天擇已到了最慘烈的時刻,在億萬光年暗無天日的戰場上,深淵最底層的毀滅力量被喚醒,太空變成了死神廣闊的披風。
太陽系中的人們永遠不會知道這一切,最后面對真相的,只有兩雙眼睛。


作者簡介
劉慈欣,生于六十年代,祖籍河南,現居山西娘子關。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高級工程師。 自1999年開始科幻創作以來,劉慈欣已發表短篇科幻小說三十余篇,出版長篇科幻小說五部,創下連續八年榮獲中國科幻最高獎“銀河獎”的紀錄。長篇力作《三體》

目錄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媒體評論
從劉慈欣這樣的年輕實力派作家身上,我深切感受到了新紀元中國科幻的勃勃生機。面向未來的中國,需要“三體”系列這樣真正富有想象力的科幻小說。 ——著名科幻作家 葉永烈 一部真正里程碑式的作品,必將成為經典。 ——著名學者 江曉原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部
君士坦丁十一世暫時收回思緒,推開面前的一堆城防圖,裹緊紫袍,靜靜等待著。
他的時間感很準確,震動果然準時到來,仿佛來自地心深處,厚重而猛烈。銀燭臺震得嗡嗡作響,一縷灰塵自頂而下,這灰塵可能已經在達夫納宮的屋頂上靜靜地待了上千年。它們落到燭苗里,激出一片火星。這震動是一枚一千二百磅的花崗石質炮彈擊中城墻時發出的,每次間隔三小時,這是奧斯曼帝國的烏爾班巨炮裝填一次所需的時間。巨彈擊中的是世界上最堅固的城墻,由狄奧多西二世建于公元5世紀,之后不斷擴展加固,它是拜占庭人在強敵面前的主要依靠。但現在,巨彈每次都能把城墻擊開一個大缺口,像被一個無形的巨人啃了一口。皇帝能想象出那幕場景:空中的碎石塊還沒落下,士兵和市民就向缺口一擁而上,像漫天塵土中一群英勇的螞蟻。他們用各種東西填堵缺口,有從城內建筑上拆下的磚瓦木塊,有裝滿沙土的亞麻布袋,還有昂貴的阿拉伯掛毯……他甚至能想象出浸透了夕陽金輝的漫天飛塵如何緩慢地飄向城內,像一塊輕輕蓋向君士坦丁堡的金色裹尸布。
在城市被圍攻的五個星期里,這震撼每天出現七次,間隔的時間很均等,像一座頂天立地的巨鐘在報時——這是另一個世界的時間,異教徒的時間;與之相比,墻角那座標志基督教世界時間的雙頭鷹銅鐘的鐘聲聽起來格外軟弱無力。
震動平息下去好一會兒,君士坦丁才艱難地把思緒拉回現實,示意門前的侍衛讓門外等著的人進來。
大臣法扎蘭領著一名瘦弱的女子悄然走進門。
“陛下,她就是狄奧倫娜。”大臣指指身后的女子說,然后示意躲在他身后的女子走到前面來。
皇帝一眼就看出了女子的身份。拜占庭上層貴族和下層平民的服飾風格差別很大,通常貴族女服上綴滿華麗的飾品,平民女子卻只是以白色的寬大長衫與連袖外套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而狄奧倫娜的穿著卻是上層的奢華與平民的保守并存:她里面穿著連袖白衫,外面卻套著一件華貴的“帕拉”斗篷,這種斗篷本應披在金線刺繡的“丘尼卡”外面;同時,她不敢用象征貴族上層的紫色和紅色,那件“帕拉”是黃色的。她的面龐有一種淫蕩的嫵媚,讓人想起寧可美艷地腐爛也不悄然枯萎的花朵——一個妓女,混得還不算壞的那種。她雙目低垂,渾身顫抖,但君士坦丁注意到,她的眼睛像得了熱病似的發著光,透出一種她那個階層的人很少見的興奮與期待。
“你有魔法?”皇帝問狄奧倫娜,他只想快些把這件事了結。法扎蘭是一個穩重踏實的人,現在守城的這八千多名士兵,除去不多的常備軍和熱那亞的兩千雇傭兵,很大一部分都是在這位能干的大臣監督下一點一點從十萬市民中緊急征召的。對眼前這事皇帝興趣不大,只是出于對這位大臣面子的考慮。
“是的,皇上,我能殺了蘇丹。”狄奧倫娜屈膝回答,發顫的聲音細若游絲。
五天前,狄奧倫娜在大皇宮門前要求面見皇帝,面對阻攔的衛兵,她突然從胸前掏出一個東西高高舉起,衛兵們被那東西鎮住了,他們不知道那是什么、從何而來,但肯定那不是尋常之物。狄奧倫娜沒有見到皇帝,她被抓起來交給治安官,被拷問那東西是從哪里偷來的,她招供了,他們證實了,然后,她就被送到了法扎蘭大臣那里。
法扎蘭打開手中的一個亞麻布包著的東西,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到皇帝的書案上,君士坦丁十一世的目光立刻變得與五天前那些第一次看到這東西的士兵一樣一與他們不同的是,他知道這是什么。這是一只純金的圣杯,上面鑲滿了寶石,金光中透著晶瑩,攝人心魄。圣杯是九百一十六年前查士丁尼大帝時代鑄造的,一共兩只,除了寶石的形狀及分布特征外幾乎完全相同,其中一只由歷列皇帝保存至今,另一只在公元537年圣索菲亞大教堂重建時,同其他圣物一起放人教堂地基深處一個完全封閉的小密室中。眼前這個顯然是后者,因為前一只已經烙上了時間的印痕,變得有些黯淡——當然是與眼前這只對比才能看出來,這只圣杯看上去仿佛昨天才鑄出來一般嶄新。
本來沒有人相信狄奧倫娜的話,人們都認為這是她從自己的某個富豪主顧那里偷來的東西,因為雖然很多人知道大教堂下面有密室,但知道精確位置的人很少;而且地基深處的巨大巖石問沒有門,甚至連通向密室的通道都沒有,不動大工程根本不可能進入。四天前,皇帝考慮到城市的危局,命令將所有的珍貴文卷和圣物打包,以便緊急時刻能迅速轉移,盡管他心里清楚陸路海路都被截斷,一旦破城,其實也無處可去。三十個工人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才進人密室,他們發現圍成密室的石塊幾乎跟胡夫金字塔上的一樣大。圣物都存放在密室中一口厚重的石棺中,石棺用縱橫十二道粗鐵箍封死,打開石棺又花了大半天時間。當所有的鐵箍都被鋸斷,五個工人在周圍重兵監視下吃力地移開沉重的石蓋時,首先吸住眾人目光的不是那已封存千年的圣物和珍寶,而是放在最上面的一串還半新鮮的葡萄!狄奧倫娜說,葡萄是她五天前放進去的,而且正如她所說,吃了一半,串上還剩七粒果實。對照鑲在棺蓋上的一塊銅板上刻著的圣物清單,衛兵檢查完所有的圣物后,確定少了一只圣杯。如果不是從狄奧倫娜那里找到了圣杯并得到了她的證詞,即使在場所有人都證明之前密室和石棺完好無損,也會有人難逃一死。
“你是怎么把它拿出來的?”皇帝指著圣杯問。
狄奧倫娜顫抖得更厲害了,顯然,即使她真有魔法,在這里也沒有安全感。她驚恐地望著皇帝,好半天才回答:“那些地方,對我來說……對我來說都是……”她吃力地選擇著詞匯,“都是打開的。”
“那你能在這里做給我看嗎,不打開封閉的容器拿出里面的東西?”
狄奧倫娜驚恐地搖搖頭,說不出話來,只是求助似的望著大臣。
法扎蘭替她回答:“她說只有到某個地方才能施魔法,她不能說出那個地方,別人也不能跟蹤她,否則魔法就會失效,永遠失效。”
狄奧倫娜轉向皇帝連連點頭。
皇帝哼了一聲,‘像她這樣的,在歐洲早被燒死了。”
狄奧倫娜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本來已經很瘦小的身軀縮成一團,看上去像一個小孩。
“你會殺人嗎?”皇帝轉向狄奧倫娜問。
狄奧倫娜只是坐在地上不住顫抖,在大臣的催促下,她才點了點頭。
“那好,”君士坦丁對法扎蘭說,“先試試吧。”
法扎蘭領著狄奧倫娜沿一道長長的階梯向下走去,每隔一段路就有一支插在墻上的火把,在黑暗中照出小塊小塊的光暈,每支火把下都有一至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他們的盔甲反射著火光,在暗處的墻上投下躍動的光紋。
兩人最后來到一間陰暗的地堡,寒冷讓狄奧倫娜裹緊了斗篷。這里曾是皇宮夏季存放冰塊的地方,現在地堡里沒有冰決,在角落的一支火把下,蹲伏著一個人。他是戰俘,從殘破的裝束看,是奧斯曼帝國的主力安那托利亞軍隊的一名軍官。他很強壯,火光中狼一般地盯著來人。法扎蘭和狄奧倫娜在緊鎖的鐵欄門前停下。
大臣指指里面的戰俘,“看見了?”
狄奧倫娜點點頭。
法扎蘭把一個羊皮袋遞給她,向上指指,“現在走吧,天亮前把他的人頭拿給我。”
狄奧倫娜從羊皮袋中摸出一把土耳其彎刀,像一輪在黑暗中發著冷光的殘月。她把刀遞還給大臣,“大人,我不需要這個。”然后她用斗篷前領半遮住臉,轉身沿階梯向上走去,步伐悄無聲息。在兩排火把形成的光暈和黑暗中,她仿佛在交替變換外形,時而像人,時而像貓,直到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法扎蘭目送狄奧倫娜離去,直到她在視野中完全消失,才對身邊一名禁衛軍官說:“這里要嚴加守衛。他,”他指指里面的戰俘,“一刻也不能放松監視!”
……


正品保證 如實描述 誠實經驗
Copyright (C)佛山市新華書店網上商城 2004-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備號15034378號,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新出發粵新禪-批字第003號|國際快遞查詢

二八杠下注技巧